有人說生產前要努力做運動,這樣才會好生,可是我的產科主任卻告訴我最後一個月才能做運動。

因為他是有名的主任,所以我對他的醫術深信不疑,也因為他曾警告我太早運動可能早產,所以我乖乖的聽話一直到最後一個月才開始真正有「運動」。

原本我以為我的健腳,經過田徑的訓練以及多年狂練舞蹈、有氧運動,加上每天健走、週末假日又是爬山涉水,所以自認為背著區區14公斤的肉球運動應該也是輕而易舉;還記得八個月的時候仍然可以身輕如燕的快走,可是萬萬沒想到最後一個月簡直得了公主病,尤其回想起產前的兩個星期,最大的運動量應該就是從床上想辦法掙扎起身。

當然,我也曾試圖去做老人家說的蹲著擦地的運動,可是一向筋骨柔軟的腰骨煞時間突然失去彈性,光是蹲下去都非常遲緩而困難,更遑論跪在地板上做抹布伸展動作,我最多只能挺著尖的跟東京鐵塔一樣的肚子在社區散步十分鐘、在六個樓層的樓梯上下一回,一個人走路其實挺無聊的,有時候真希望徘徊的樓梯可以是忠孝東路或是新光三越…。

所以嚴格說來,我的產前運動作的不夠扎實,以致於在產房裡讓我飽受22小時幾近昏迷無力又撕裂痛楚的生產過程。

握在掌心的幸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