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今年是懷孕的淡季,因為前一年是金豬年,許多家庭趕在良辰吉時增產報國,所以我很安心的住進醫院,心想可能還可以卜個卦選個最佳方位的病房待產;結果住進醫院的那一天,還是那種清晨兩點多的夜深人靜,竟然似乎所有的產婦同時都破水落紅,所以我只能躺在走廊的臨時病床淒淒涼涼慘慘兮兮,躺著時候還能清清楚楚算著不斷湧進待產的產婦,大陸上海省腔太太、原住民年輕辣媽、第二胎急產的婦人、沒有人陪不斷抱怨的莊小姐….

躺在走廊上剛開始覺得真是超級可憐,可是當催生劑發生效用開始疼痛時,心裡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希望疼痛期可以趕快過去,希望趕快開到五指生下小孩。所謂的待產疼痛,最接近的疼痛感如果以文字描述,應該可以比擬為猶如被人毫無手下留情用最尖銳的指甲尖以360度旋轉的扭轉捏緊然後用力撕裂皮肉,再同時加上以拳擊手千斤重的揮拳方式以不見血不掉淚心狠手辣的往同一個傷口毆打,就這樣規律的十分鐘進行一次、七分鐘進行一次、五分鐘進行一次、三分鐘進行一次、然後每分鐘、30秒、10秒持續不斷不斷的扭轉撕裂毆打、扭轉撕裂毆打、扭轉撕裂毆打。聽說男人最難忍受的是牙痛,這時候覺得牙痛算什麼,生產的痛才是真正可怕的人間煉獄。

每當疼痛來臨,身邊的量測儀器指數表會不斷攀爬竄升,剛開始顯示30初的數字時並不覺得疼痛,50幾的數字時還算可以忍耐,到了70幾的數字時已經有點讓我眼冒金星,到了90幾的時候幾乎每次都是咬緊牙根,破百的時候只能用力抓緊床邊的欄杆雙腳一瞪用力踢著床邊還要大聲嘶吼才能釋放那種痛感;有幾次誤抓老公的手抓破了他的皮肉,後來聽說他為了保全自己的雙手,在我疼痛的過程中還幫我修剪了指甲,不得不佩服他真是冷靜啊。

後來受不了疼痛,請了護士施打止痛針兩次,因為針劑的關係狂吐兩次,可是進了醫院就沒吃東西,能吐的東西不算多,整個胃都在筋巒,只能吐出酸酸的胃液,吐完後開始頭昏眼花進入忘我的境界,沈沈睡去暫時免除痛感。

不過止痛的情形維持並不長久,就這樣小痛、中痛、大痛的持續大約20個小時,護士小姐開始訓練我如何在生產過程正確用力。

握在掌心的幸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