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從花蓮回來,小青蛙和蛙爸開車來接我。

「媽媽!」

一開車門就聽到小青蛙轟天動地的大叫,把我疲憊散落不知道到哪裡的靈魂全部都拉回來!

我:「唉呦!這幾天有乖乖嗎?」

小青蛙:「有!我剛剛一在圖書館,二在公園,三在玩吐,四在吃飯,五在睡覺,六在畫畫,七在....」

不到三歲的他,已經開始用數字排出自己一天的行程,然後童言童語的陳述自己發生的事,什麼玉米湯打翻滴到襪子褲子濕掉啊;村子裡的哥哥沒有去圖書館,所以他也沒有在圖書館玩很久;公園裡的土堆倒了,手指挖土弄得髒兮兮;...

講好久,口沫橫飛

突然,他轉向我:「宥宥也有乖嗎?」

我想到上回,他看到相機錄下來的小老虎影片,肚子餓想喝奶正扁嘴哭的楚楚可憐,沒想到小青蛙竟然像連續劇愛人看不到彼此那樣的伸出手指頭摸著鏡頭裡的小老虎,一邊還臉哽咽著說:

「宥宥一個人好可憐喔...」

聽得我眼眶紅通通

小青蛙又說:「以後宥宥要跟我在新竹有爸爸媽媽在一起陪。」

文法有點怪,但是沒有trouble tow的嫉妒,完全是滿腹保護與疼愛家人的兄長語氣,聽起來超級窩心。

當他今天又問我,宥宥有乖嗎?

我知道,儘管只是兩歲,儘管分隔兩地,

小孩,也是有思念的

    全站熱搜

    握在掌心的幸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